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糖醋女“神”捕_ 第一百四十八回 哔哔完了该过节了

时间:2021-06-09 17:1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脚爷小说糖醋女“神”捕 第一百四十八回 哔哔完了该过节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花陵太学校规完整版》——“花夜祭前十日,先校祭三日,款仙赐恩,佑我芳土。”

    过了梅雨,就连山上也开始真正热了起来。唐朱玲提壶斟茶,杯口已冒不出一丝热气。

    七月了,客房里的所有茶水,都已经被理事官换成了凉茶。

    不错,这会儿唐朱玲他们三个并没去后山竹棚,而是又凑在了北骊峰的客院里。

    他们……逃课了。

    说热就热的天气,迫使他们不得不将小竹屋的每扇窗户都打了开来,窗外依稀传来其他院生的说话声。

    逃课的人远不止他们三个。

    可以说,全书院上下,所有不想找麻烦的黄字门生,都已躲到了这儿来,这个原本就属于他们的“小已院”。

    因为不想找麻烦而逃课,这话说来或许可笑,但在如今这番局面下,却是不争的事实。

    陵改之后已有小半月,“黄三”相争愈加激烈,学院角落里早出了不少动手不动口的事儿。还好书院诸位理事官管得紧,才一直没出过大规模的冲突。理事官领得是朝廷俸禄,算是半个公人,手里又握着院生衣食住行的命脉,有不少激愤的院生连老夫子都已不放在眼里,却不敢在理事官面前放肆。

    于是乎,战火改烧了地方。

    按照花陵太学不成文的规矩,先生主内院,理事官主外院,内院当差的理事官只管听先生令被使唤,对于先生没交代过的事情,大多是睁一眼闭一眼的。

    六日前,徐长功被“古琴公子”作诗嘲讽,气得想要趁夜教训一番这位古琴公子。才刚罗织好几位兄弟,捡好几根趁手的木枝,三个理事官“从天而降”,将他们揪入“回首堂”中整整自省了一夜。也不知是怎么罚的,总之次日少盟会气焰灭了不少,大师姐罗念秋也去“理学殿”请了好几次罪。这一切瞧在众院生眼中,不论立场如何,皆各自安分了不少。

    然而徐长功这伙人又怎是善罢甘休的性子?刚反省了一天,次日便找回了场子,趁着古琴公子在“淑瑶台”抚琴听课时,徐长功爬上台后一棵古松,照着古琴公子那张脸便砸下一块干泥巴。

    这一砸下去虽没见血,只是吓得古琴公子自此一连几日弹不出意境来,教琴的先生也被气得病了数日。

    偏偏这等公然不敬师、不尊道之举,却因为没有理事官抓现行,竟落得个不了了之。就算教琴的先生力证徐长功之罪,凭他一位先生的能耐,最多也只能罚徐长功“终生不得入淑瑶台”罢了。内院讲究的是一先生管一方课室,在师长权威一落千丈之际,这等管束力显然早已约束不住。对于本就无意学琴的徐长功来说,这处罚简直如同没有一样,照他原话说:“谁叫内院的理事官们个个都低着头给先生们当驴使唤呢?不抬头,眼界自然是不宽的。”

    自这事后,“黄三”双方在外院越来越老实,反倒是在内院起火。没有理事官的出力,内院中的相斗之势已浓如雷云,说不准何时就会来一场“狂风暴雨”。每日早晨全院学子来上课时,便是唇枪舌剑、甚至拳打脚踢最严重的时候。如今一些不愿惹事的院生,早已学会避开这段“危险时辰”,宁愿上课迟到一两个时辰,总比卷入纷争要好些。毕竟年轻气盛是一回事,大多数院生来此都是为了读书修身、出人头地,可不是来强出头的。

    唐朱玲他们虽然不想考功名,可也绝没有闲心去替少盟会“打响名声”,自然也学会了每日一早聚在竹屋,等日上三竿后再慢慢赶往后山竹棚。这间竹屋也算是几人待惯了的地方,唐朱玲与蛟壬被逼着读书时,也是在此处悬梁刺股过的,除了中院那座小花亭外,此处也成了三人惯于议事的老地方。

    “我就知道学监大人打得什么算盘了。”回味着凉茶里罗汉果的香气,唐朱玲得意地一竖食指:“他老人家是见不得院生们这般闹下去了,这才要提前办花夜校祭,好让黄字门和其他三门重归于好呢。”

    蛟壬显然是对微苦的凉茶不甚满意,皱着眉头直摇头:“简直异想天开!现在两边院生闹得这么僵,搞个什么校祭就能和好了?哎?你翻书做什么?”

    “本姑娘可是三思而后言的!”只见唐朱玲双手抓着一本《三十六计》,正翻到“李代桃僵”那一页。书页后头,小花女露出半个脑袋,言之凿凿道:“这‘陵改’啊,的确是一步臭棋,还得黄门和其他三门针锋相对的;不过这花夜校祭就是一步好棋了,只要所有院生齐心协力去准备校祭,一来彼此之间没空寻仇,二来在同舟共济之后,彼此之间的怨恨就能消弭了呀。”

    蛟壬还是不肯相信:“那有这么容易,你看徐长功那种性子,就连先生的课他都敢中途破坏,会去在乎什么校祭么?我猜这也是一步臭棋,弄不好就会变成双方互相搞破坏,只会火上浇油呢。喂!是不是这个理儿?”

    这后半句话,他自然是对楚麟说的,然而出乎蛟壬意料的是,楚麟这回却摇了摇头:“我觉得,徐师兄他们虽然怨气颇重,但未必会拿这趟校祭来报复三字门生。”

    楚麟刚说完,就觉得身边升起一股怨气,远比那些黄字门生的浓烈许多。他转头一看,蛟壬一双死鱼眼直直瞪了过来,栩栩如生地骂出了一句:“你那个‘最坏的打算’呢?有小唐在就没了是吧?”

    被这眼神刺得难受,楚麟不禁挪了挪位子,又赶紧解释道:“咳咳……老蛟,你我都不是花陵本地人,我总觉得此地百姓敬花如敬佛,花夜祭又是大日子,恐怕他们就算敢藐视师长,也不太会故意怠慢花夜校祭吧?不信你问玲儿啊!”

    “那是当然!”楚夫人立刻证实道:“据说东州原本少有‘志物’,是个贫瘠之地,多亏发觉了芳土,才养活了一州百姓。在东州百姓眼里,花就像是他们双亲一样,将他们养大养富的恩人呢。别说花陵了,就算整个东州,也没有人敢对花夜祭怠慢的。”

    楚麟点点头:“平日也听大吉他们说起过,花陵一地有‘花为亲’的说法。东州之地因花而富庶,他们把花仙放在神佛之上,把花尊作双亲,也不足为奇了。”

    唐朱玲则放下《三十六计》,继续下着定论:“天地君亲师,亲比师还高呢!我敢保证,就算徐师兄他们敢对师长不敬,也绝不敢在花夜校祭胡来的。你信不信?”

    “信……”蛟壬的脸色更像死鱼了:“你们夫妻合伙儿欺负我,我怎么说得过……”

    唐朱玲脸色“腾”一下红了起来,端起已经喝空的瓷杯,慌忙转过身又细细地品起茶来。蛟壬“嘿嘿”一笑,无声地对楚麟挑了挑眉,仿佛就在邀功一般,却被他没好气地瞪了一眼。

    “那个……玲儿啊……老蛟的怀疑也不无道理。”制止了蛟壬的胡闹后,楚麟强自镇定下来,正色问道:“花盟会在花陵都可谓只手遮天,少盟会中都是这些土皇帝的子嗣,的确不好与东州百姓相提并论。不知道‘花为亲’这种习俗,对花盟会这样的势力来说管不管用?说不定徐师兄他们也会有恃无恐,就算对天地也没有敬意呢?”

    楚麟这么一说,蛟壬这边脸色总算好看了些,唐朱玲反倒皱起了眉头。

    只听她斩钉截铁道:“就因为是花盟会子弟,才更应该敬花如亲。就是因为花木生意好做,才叫那些花会变得如此富庶!他们敢忘恩负义?”

    此话听着着实太过天真,楚麟正思索着如何委婉地告诉她“这世上忘恩负义之人遍地都是”,门外却忽然传来一声应和:“说得好!”

    “罗师姐?”

    这熟悉的声音果是罗念秋,只是她今日画着淡妆,一头公子发髻,也没带任何发簪珠饰,就像个普通的男院生一样站在窗下,这才叫众人都没有发觉。

    三人不禁起身对罗念秋拱手招呼,楚麟落在最后一位,心中低忖道:“不好,光顾着说话,却没留意窗户都大开着,也不知道罗师姐听去多少。”

    唐朱玲则赶紧将罗念秋迎进屋来,替她看坐斟茶。

    罗念秋脸上找不到一丝“听墙角”的窘迫,反而坦然自若地饮茶说教:“我东州一地皆是芳土养活致富,花盟会贵为花商之首,对花仙花草的敬意比普通百姓更胜一筹。那位少盟会子弟敢在花夜校祭上举止失当,莫说我罗念秋不会坐视不理,事情传出去,只怕连他家的花行都会受千夫所指,不日便要关门大吉了。”

    “这么严重?”见罗念秋语气如此正容,楚麟蛟壬二人这才相信了东州人对花的敬意之重。

    楚麟想了想,试探道:“那这么看来,学监大人提前举办花夜校祭,的确是一剂调和黄三关系的良药了?”

    罗念秋定如镜湖的眼中起了一丝欣赏的涟漪:“你们也已看出来了么?不愧都是我少盟会子弟,如此懂得审时度势,倒是省去了我不少工夫。”

    “看来她之前并未偷听到太多。”楚麟暗自松了口气,又抢在唐朱玲最快之前问道:“不知罗师姐亲自来,想要我们在校祭上帮什么忙?”

    罗念秋定定地望了楚麟片刻,心中泛起些许不甘心,可在现实面前,她也不得不默认了下来。

    “蛟师弟与唐师妹才是真正的花盟会子弟,可是比起他们两人来,这位布衣出身的楚师弟,才更像是三人中的龙头翘首……唉……无妨,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能收复这样一位人才留在身边,蛟师弟也定有独到之处。”想到这儿,罗念秋略显肃然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意:“自然是为了‘娱仙日’的献才了。”

    “献才?什么意思?”在罗念秋和楚麟的共同注视下,蛟壬像个没事人一样用折扇挠了挠背后,随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就是表演是吧?!说得这么文绉绉,差点又没听懂,哈哈哈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