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妻约到期:总裁,不玩了_ 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好你还活着

时间:2021-06-05 11:0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乐小小小说妻约到期:总裁,不玩了 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好你还活着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不希望你再这样胡说八道。”



    吻得人意乱情迷的罪魁祸首慢慢的调整好了呼吸,离开了女人柔软的唇,他伸出指尖揉了揉自己的唇,望向她的目光格外的深邃。



    但是这一次,却不是那种让人看不见底的恐惧之感,而是让人觉得幽深的旋涡,包含着满满的爱意的眸光。深得,让人无法捉摸究竟是有多么的浓烈。



    男人轻笑,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疼的唇角,那个地方刚刚被左晴笙给咬了一口,瞬间泛上了一点儿红,左晴笙还有些茫然的目光落到了那里的时候,再也忍不住脸上羞涩起来。



    就如同是抹了胭脂一般,脸上一片红霞,就连耳尖上都泛上了一阵暧昧的红色,鲜艳得好像都能够滴出血来一般。



    “你……你若是不给我解释清楚的话,又有谁能够保证的那么清楚明白呢?”



    她幽怨的目光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娇羞和恼怒的神色让男人刚刚还有些阴郁的神色瞬间一扫而光,像是在感叹一般,男人在隐隐的发笑。



    左晴笙恶狠狠的神情瞬间蔫了下去,目光忍不住落到地上,想要去看自己的鞋面,还没有来得及看,首先接触到的却是孩子那一双懵懂而又灼热的大眼睛。



    她心中猛地被吓到,忍不住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



    脸上的红变得更加的明显了。



    贺廷琛望着她那一张好像都快要红透的脸失笑,左晴笙一边不好意思一边恶狠狠的伸出手去揍了他一拳,虽然力气用得并不大,但是男人却是装作吃了痛一般,吸了一口气,骂道。



    “哇,你这没有良心的女人。”



    左晴笙怨恨的目光幽幽的,让人忍不住的发寒,她的声音更是幽幽怨怨的,格外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难不成就那么厚脸皮吗?当着小孩子的面儿还这样的不正经!真是为老不尊……”



    她也小声的骂骂咧咧,男人斜睨了她一眼,目光并不是那样的在意,只是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贺慎言的大脑袋,神情之中好像还有些欣慰一般,笑说道。



    “这又怎么了,在幼儿园里给这小家伙表白的小姑娘可是真不少,他还做出一副不近女色的模样,实际上不知道是比谁都要高兴的吧?”



    贺慎言瞪了自己的爹地一眼,虽然羞怯,脸上却是没有生出红晕来,只是目光有些像是在看白痴一般的落到了左晴笙的身上。



    “也就只有你这个女人……才会羞人到这样的地步吧?”



    他像是在学着贺廷琛的目光,神情之中隐隐带着的不屑让人看起来格外的熟悉,左晴笙被雷到,惊讶又恐惧的望着这半大小孩在提到了这问题的时候的自然流畅。



    看她吃了瘪的神情,贺廷琛也不由得一边笑,一边严肃的对着那孩子道。



    “你若那一天交到了小女朋友,可是要好好的对待人家,要不然你以后的日子可就是在花心大萝卜的污名中过完一辈子了!”



    他像是在感叹一般,神色之间有一种名为怀念的东西,让左晴笙又忍不住的眼角一抽,看起来,他很有一种经历过多感悟啊?!



    贺慎言默默的白了自己的爹地一眼,在这一方面,他可是比贺廷琛都还要做得出神入化,自然是毫不在意这不算是提醒的提醒了。



    看他那一脸不屑的表情,左晴笙想必这个时候才深刻的体会到了一种东西,原来长得好看的男人,哦不,男孩,竟然都是这样的吃香吗?



    看起来贺慎言好像还有很多的小迷妹啊?



    自己的孩子,这一副模样也不知道是继承了谁!



    真是……一代比一代要早熟吗?原来现在的幼儿园里的孩子竟然都是这样的凶猛吗?



    一路上翻着白眼,在这一对“父子”之间的忘心之交里度过,她的脸上好像都已经变得僵硬得不得了了,生怕自己的下一个白眼翻上去以后,就再也落不下来了。



    她轻轻的叹息一声,忍不住的猜测贺慎言更小的时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这样平白无故的待在贺廷琛的身边这么多年,并且还一直都对外宣称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么多的为什么,她可是要好好的问出来的。



    看着这一大一小冷漠的争吵,神色之中那种自然而然的不屑和那种与生俱来的睥睨之色,却根本就是别人想要学都不能够学得来的。



    她闭上眼睛,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今天这一件事情给她的完全就是暴击,深深的让她在一瞬间感受到了万千的情绪,如果不是自己现在问不出来只言半语的话,她估计一路上就只会揪着贺廷琛探问不止的。



    来到饭店的那一刻,她甚至都有一种解放的心情。



    想到自己的万千情绪终于能够爆发出来了,她忍不住的想要振臂高呼一声,在还没有伸出手来出丑之前,贺廷琛已经走下车来,自然而然无比熟练的握住了她的手。



    掌心的相握,甚至让人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心跳。



    “发什么傻呢?”



    贺廷琛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像是在叹息一般。



    “你若是一直都这样傻乎乎的,真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很轻易的就被人给卖掉。”



    左晴笙微微一笑,心中也跟着一暖,饭店前的的灯光昏黄而并不幽暗,反而再这样半明半昧的夜色之中,已经更是让人惊叹。



    而那男人背着光影,灯光下他的容颜和神情都看不太真切,她的心中却是一抽,直觉那深邃的点缀着星光的眸子直直的摄入她的心底之中。



    刀削出来的容颜些许的硬,却又泛着一抹柔和的笑意,玉色的肌肤半开的薄唇,述说着让人感到惊心动魄的美。



    她看得不禁有些痴了,男人一笑,牵着她的手拎着孩子悠然的步入大厅之中。



    等到落座之后,菜都已经上全,左晴笙才从那种痴痴的状态之中挣扎着脱离出来,看着眼前五光十色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她竟然有一种食之如嚼蜡的感觉,慢慢的将碗筷都放了下来。



    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自己身前的男人。



    早在她回神的那一刻,男人就已经放下了碗筷,端着一小杯茶水轻啄的样子,优雅得让人感到舒服。



    “你为什么,要对他这样好?”



    左晴笙眸光有些暗,伸手抚摸了一下贺慎言的大脑袋,孩子抬头看了她一眼虽然没有挣扎,却是放下了自己刚刚还在吃的筷子,用一种近乎于漠然的神色回望着她。



    触目之间,都和贺廷琛是如此的相像。



    贺廷琛放下茶水,虽然动作很快,但是手指稳当得让人看不出来有一丝的慌乱,茶水也根本就没有溅出来一滴。



    抬眼望她,神色自然。



    “因为,贺慎言也是我的孩子。”



    左晴笙毫不自觉,只是痴痴的道。



    “就算是你的孩子……诶?你的孩子?!”



    她这才清醒过来,惊讶的抬起头来瞪着贺廷琛,目光之中的不可置信让人都忍不住的发笑,但是贺廷琛却没有笑,想来这个女人竟然一次都没有孩子往他自己的身上想过,难不成还真的这样的好心,将别人的孩子给养活了这么多年?



    他摇了摇头看起来有些无奈的神色,却是让左晴笙瞬间就从那种惊讶和不解还有焦急当中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他这才慢慢的说起了当年的事情。



    左晴笙一边惊讶一边听他说话,目光也从刚开始的惊讶到了气愤到了痛恨到了以后的安定。



    良久之后,她不禁失笑,目光有些涣散,又有些茫然,盯着自己手中的茶杯,望着那清冽的茶水,静静的出神。



    “原来……当初我被左晴萧下药以后,竟然是和你上了床?!天知道我当时是有多么的绝望,一直都以为是怀上了陆起渊的孩子,结果直到最后,他却是告诉我根本就没有碰过我!”



    她想要笑,但是出口的声音更是凌厉得让人发狠,她愤怒得全身都忍不住的发抖,但是心中的慌乱和惊讶却是将那些当年的怨恨都渐渐的冲淡了几分。



    半痴狂半冷静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的觉得她是不是下一刻就会疯掉,但是女人抬起头时,虽然浑身都颤抖着,紧握住茶杯的手都忍不住的收紧,但是望向贺廷琛的眸子,却是格外的安静。



    她在笑。



    “我当初又是恨自己,又一边绝望孩子的夭折,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他一眼,就这样的离开了我……我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绝望之下,都想要跟随着他的离开,一同去往那个没有痛苦的地方……”



    贺廷琛有些不忍,忍不住的坐到了她的身边来,伸手将她揽进了怀中,怀抱渐渐的收紧,他轻柔的声音慢慢的抚慰着她的心灵。



    轻轻的声音,卸下了所有的冷漠,他的目光又是那种让人心安的温柔。



    “嗯,幸好你没有那样做,你能够遇到那个让你的绝望的男人我,你能够再相遇那个让你悲痛失去的孩子,幸好你活了下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